【姬&王】愚人的絕交

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 + 帝國組與女孩兒午茶趴踢,日常向。



安安,此篇因為沒有CP,所以是&不是X (' ㅂ' )ノ

上班途中突然冒出的小靈感,所以隨手打打,劇情用字隨意沒有潤飾,就請當大小姐的日常宅邸生活輕鬆觀賞

然後一直到打後記時才發現艾依查庫的後續呢?

希望以後能有機會讓帝國組多出場,以上。
 
--------------------------------------------
 
 
 
「布列依斯,你這人真討厭的很。」

長廊瞬間寂靜無聲,午後西曬的陽光拉長兩人的身影落在牆上,審判官的眼睛眨也不眨,雖然和平日相同的面無表情,但顯然這次是受了驚嚇,還來不及有任何的反應。

黑王子的手指殘酷而堅定地指著他的鼻尖,怕他聽不清楚,血紅色的瞳如盯著獵物般兇狠,再次強調:「老實說,死後還要再見到你讓我感到很煩躁,別再出在我面前了。」

古魯瓦爾多他轉身,跨步跨的毫無眷戀,布列依斯終於找回說話的能力,手伸出一半停在空中,不是很明白為什麼好友突然發難,急急的道:「等、我不懂,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那壯碩的身影沒有回頭,最後一句挽留得到潑進心底的冷水:「你什麼時候有我們是朋友的錯覺?」

* * *

古魯瓦爾多,那個他不顧違反導都命令,也要保護的好友。

縱使過去他沒有好好把握,但是到星幽界後,他還是很珍惜他們之間的友情的;就像伯牙與鍾子期般。要他再想第二個好朋友,還真沒其他人選。

到底他是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才能讓那個連誣陷他是殺人犯的大臣、拼命補刀讓他去死的母親這些恩仇都能放下的王子殿下如此厭惡?布列依斯想破了頭都還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大宅邸裡多了一個幽靈,在走廊上批著紅斗篷飄飄蕩蕩。

「請問我做了什麼讓人討厭的事嗎?」

「有,你在打擾我。」

「對不起。」

走在路上,正要回房間的瑪爾瑟斯瞇著眼睛打量低著腦袋的青年,他一整個下午逢人就問,和平時冷靜自持的形象完全不同,根本亂了分寸。瑪爾瑟斯戴著白手套的手指輕撫下巴,身為帝國高高在上的領導代理人,他在短短幾秒內就了解了來龍去脈,不動聲色的建議:「或許你可以去問問艾伯李斯特?」

「真的?」布列依斯抬頭,表情有些徬徨,「嗯......可是我跟他有點......」

過節二字還沒說出口,瑪爾瑟斯就打斷了他,一臉誠懇與純良:「他是我國最聰慧的騎士,你們又是在連隊一起走過來的,我相信他會解決你的問題。」

聽起來好像有些道理。

布列依斯信了,他道謝後朝樓梯往下跑,在一樓走廊的轉角處找到目標,不意外的是旁邊還跟著他的好朋友。布列依斯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病急亂投醫的壞毛病一點都沒改,當他察覺到瑪爾瑟斯話裡的百種漏洞與疑點後,已經來不及了。

「我不知道。」艾伯李斯特聽到問題後一臉僵硬,還是保持風度,禮貌性的回應布列依斯。

一旁的艾伊查庫硬是要插話:「跟他廢話那麼多做什麼。」

「......」

三人間的氣氛降至冰點,布列依斯覺得自己真是瘋了才會相信瑪爾瑟斯,然後又跑來找他們搭話;關於生前的糾葛就夠讓眼前的兩人列出一百條他討人厭的理由了,還用得著來受辱嗎?雖然艾伯李斯特曾私下暗示可以各退一步,但這不表示艾依查庫也同樣這麼想。

布列依斯撐著最後刻意維持的自然表情,和他們道謝後又離去了。

艾伯李斯特的嘴角在紅斗篷消失在眼前時終於忍俊不住的上揚,引來艾依查庫的注目,他蜂蜜色的眼中轉著不懷好意的念頭,跟著黑王子有樣學樣:「艾伊查庫,你這個人也很討人厭。」

「欸?為什麼──」

這邊摸不清頭緒的艾依查庫還在慘叫,另一邊一樣摸不清頭緒的布列依斯終於找到願意理會他的人。

「嗯──」艾茵很努力的在運轉著她那單純的腦袋,「可能沒有睡飽?」

「你在戰鬥時忘了掩護他?」艾妲跟著推測,拿起紅茶杯優雅的抿了一嘴。

「你把他的標本扔了?」雪莉逗著羅布玩,好奇的加入推理。

「那種人不當朋友也罷。」多妮妲大聲力挺布列依斯,塞了一塊餅乾進嘴裡咀嚼。

「他有新朋友了。」瑪格莉特看著自己眼前的紙本,輕描淡寫的丟出最震撼的回答。

「哦──」所有女生都認同的點頭,恍然大悟。

「這不太可能。」布列依斯被搞的心煩氣燥,覺得自己闖進女士們的下午茶聚餐真是莫名其妙。他不是很能適應這樣的柔性氛圍,想要起身時艾茵又剛好遞了盤點心過來,不好推辭只好再坐下,「古魯瓦爾多的個性我又不是不知道,除非他會為了威廉跟我──」

一陣響亮的雜音打斷布列依斯的話,眾人回頭,穿著白袍的女工程師慌亂的將散落一地的物品拾起,狼狽的推了推眼鏡:「不!這怎麼可能,我是說,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但是多了威廉先生的話......我的天!這是什麼三角形的愛恨糾葛!」

布列依斯完全聽不懂CC在說什麼,謹慎的看著CC用很熱情的眼光盯著他瞧,任由艾茵挽著手拉進女孩群中一起喝茶。

CC在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腦中的妄想好好收納在心中後,鏡片後的大眼睜的又圓又大,工程師聰明的頭腦很快的就找出埋藏在煩惱中的真理:「唉呀,布列依斯,你不知道今天是愚──」

「CC!」瑪格莉特出聲打斷了她,手上一疊厚紙扔在她面前,「幫我看看這份資料的數據有沒有錯誤,我看了很久都還找不出問題點,很煩。」

艾茵趕緊對CC噓寒問暖,點心盤全推到她面前;艾妲悶哼了一聲,又開始喝紅茶,掩飾差點暴露的笑意。

布列依斯皺著眉頭,沒有被呼攏過去:「今天是什麼?」

「今天是我生日。」多妮妲搶話轉移焦點,終於順利轉移布列依斯起疑的心。對於這些外表看似年紀都略小的女孩,他一律都當妹妹看,自然也溫柔的多,於是他誠心的祝福多妮妲後,就起身離去了。

* * *

太陽由東轉西,天色漸暗,布列依斯瞎忙一下午,除了得到冷嘲熱諷和女孩們施捨的幾塊餅乾外,一無所獲;而他的友情就像沒入山頭的夕陽一樣,快要結束了。

他開始從沮喪轉為憤怒,古魯瓦爾多算什麼呢?他憑什麼這樣兇他?又是那王室養成的惡習嗎?自以為高高在上說什麼別人都要聽,也不想想到星幽界後,三餐起居都是誰為他打理的,出外戰鬥誰守在他身後讓他可以義無反顧向前衝的。布列依斯碎碎唸著,大步走向好友的房間門口,毫不溫柔的用力敲門:「古魯瓦爾多,出來,我有話要跟你說!」

約莫敲了兩三下,房主出來了,比他高半顆頭的視線盯著他瞧,沒有半分表情,猜不出情緒。布列依斯毫無畏懼的回望,決定替自己討公道:「你這自以為是的──」

一句話都還沒說完,一聲巨響就打斷了布列依斯的話,被關上的門所產生的氣流微微吹動了他的髮絲,狠狠的吃了個閉門羹。

布列依斯繼續在外頭叫囂,裡頭的古魯瓦爾多面無表情的盯著另一個人看。

「布列依斯來了?」小人偶在眼前跳來跳去,活像是隻小青蛙,好奇的想往外頭衝。

古魯瓦爾多寬大的手掌扣上人偶的腦袋,將她提起來與視線平行,冷冽的眼神幾乎快要把她看出一個洞,小女孩的叫嚷聲瞬間安靜:「都是妳出的餿主意,布列依斯還在當真,妳說該怎麼辦?」

她眼珠轉動,心虛氣短:「你去跟他道歉?」

「不可能。」古魯瓦爾多心高氣傲的一口回絕,但是隔著一道門,布列依斯左一句為什麼,右一句我到底那裡錯了,讓他僅存的一點良心開始隱隱作痛。

「呀,我也不要,我會被他拆成碎片,然後扔到路德面前,到時候又是一筆維修費。」人偶在半空中扭動表示抗議,她和古魯瓦爾多面面相覷,一陣陣的拍門聲讓他們很胃疼。

為什麼布列依斯的字典裡面沒有愚人節這三個字?為什麼整棟宅邸的人都那麼好心的配合古魯瓦爾多的玩笑?最該問為什麼的是,他怎麼就這麼容易的受人偶煽動,真的以為開布列依斯這種玩笑會很好玩?

他們短暫商量的結果,決定走為上策,古魯瓦爾多把人偶扔到窗外對面的樹上,自己也跳窗脫逃了,留下布列依斯對空無一人的房間咆嘯。

午夜十二點總是會到,一切回歸正常,祈禱布列依斯在發現真相並發洩完怒火後,往後的日子裡還能多一絲絲的幽默。

祝愚人節快樂。




【END】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