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春季流感

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 or 古魯瓦爾多→布列依斯 ,現代趴囉向。

有鑑於最近身邊感冒的人實在過多,所以來個相關主題
提醒各位小心身體不要感冒,除非你身邊有個重義氣又會對你噓寒問暖的帥哥 



----------------------
四月正值春入夏。

總體來說氣溫舒適宜人,偶爾帶點惱人的高低溫差,利恩到公司時已經將薄外套給脫了,披在手臂上。

行事曆顯示今天一整天都會很忙碌,畢竟大客戶要回國了,必須去參加會議好了解情況才行;這可是他們的大業績,不可怠慢。他迅速地收拾桌上零散的資料,一個勁的往公事包裡塞,一邊眼角不時瞄向斜對面的辦公桌,忍不住碎碎唸:「還沒進公司嗎?到底在搞什麼?」

同事們來來往往,和他擦身而過的不在少數,整個辦公室人聲鼎沸,卻沒人停下回答他;眼看手錶上的分針又走了幾格,他嘖了一聲,拎起公事包自己先跑了。

和櫃檯的小姐打了招呼,利恩擠進塞滿人群的電梯裡開始撥電話,沒想到迎來頗糟的消息。

「今天不能來?拜託,你明知道今天預定要跑的客戶多重要──」

他憤憤不平的抗議引來側目,電梯叮的一聲到達一樓,狹小的空間湧出人潮,他鑽出去後大步前行,黝黑的皮鞋踏在大理石地上喀喀作響:「還要幫你請假?你等一下打電話給人事部的就好了……好好,我幫你請就是了!你別那麼大聲說話,明明還很有精神嘛!」

正值辦公時間,整棟商業大樓的人來來往往,利恩一手拿著手機聊,途中俐落的閃過迎面而來的人群,到了另一邊的電梯前。他再看了一眼時間,戳了電梯按鈕好幾下,顯示出他的焦躁。一路奔跑而來有些熱,他稍稍將領帶拉鬆些透氣,電話那頭還在嘰嘰呱呱個沒完。

「我知道啦,不會搞砸的,當然也記得下午別邊有個簽約──」利恩頓了一下,騰出一隻手伸進包包裡翻找,此時電梯門開了,他狼狽的蹦跳進去,心虛的大聲辯駁,「我當然有帶簽約文件啦,我才沒這麼粗心……」

電梯到達地下停車場,可利恩還沒找著那份該死的簽約文件,電話那頭實在太煩了,他根本沒辦法專心做好事情。

「布列依斯,我得開車,我在地下室你知道嗎?收訊很差!你不要擔心些有的沒的,我不是你妹。」利恩鑽進駕駛座裡,不耐煩的音量回蕩在密閉車間,他掏出打火機,無意識的滾動打火石,「──我當然不會在車子裡抽煙啦,你自己好好保重,再見!」

電話掛斷,利恩看著後照鏡的自己,已經叼著一根燃起的香煙,不禁為所謂的習慣感到愕然。

「完了。」
 
 
 

* * *
 
 
布列依斯在手機掛斷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就劇烈的咳起嗽來,他沒有辦法停止,長時間的對話已經超出身體能忍受的範圍,他手掌不停的輕拍自己的胸口,希望能讓氣管舒緩一些,但似乎徒勞無功;偌大的房間內那縮成一團的身影看起來十分孤寂。

他需要點水,沒人幫他倒水。

他得吃點感冒藥,可家裡只有無事於補的維他命。

布列依斯一邊咳嗽一邊大口爭取新鮮氧氣,手機又響了起來,他看了來電顯示後盡量讓自己聲明聽起來健康些,可完全不行:「梅莉雅?怎麼了?」

另一頭躺在病床上的少女皺起眉頭,電話另一頭的聲音似乎比稍早前還更嚴重了,現在兩兩相比布列依斯反而看起來是比較重病的那一個:「哥哥你沒事吧?聽起來很嚴重的樣子。」

「沒事,小感冒而已。」回答她的是濃厚的鼻音與快要聽不出音節的沙啞,「不過為了不要傳染到妳,今天哥哥就不去看妳了,嗯?」

「我無所謂啦,你不要顧著照顧別人,都忘記自己。」

「哥哥等一下就去看醫生,很快就好。我請利恩幫妳帶幾本書看,比較不會悶?」

(塞在車陣中的利恩打了個噴涕,然後哀號:「我又忘了簽約書!」)

「不用了。」梅莉雅的語氣罕見的強硬,是一種小女孩開始長大的初反抗態度,「護士會好好照顧我,你休息啦!」

喀的一聲,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機械音,布列依斯無奈的將手機擱在床頭,又咳了幾聲飽含痰音的嗽,微弱的嘆息聲消失在空蕩的房裡。他還有很多事情得去做,責任太多又太重,一天才剛開始,他卻覺得愧疚得不能自己。

縮回被裡,昏沉的腦袋覺得睏得很,他花了五秒鐘在掙扎,天打雷劈也阻止不了強大的睡意,後來還是妥協的闔上眼沉沉睡去。

布列依斯本日病假中。
 
 
 
* * *
 
 
 
古魯瓦爾多本來專心地在逛街,威廉在旁伺候,本來一切都很愉快,但是在手機持續響了五分多鐘後,他整個人開始陷入一種很暴躁的情緒當中。

他的手機響不停,兩個大男人面面相覷,古魯瓦爾多很想叫威廉把手機拿去窗外扔了或丟進馬桶裡沖掉,但接起這些電話是他的職責。

他有所準備的讓耳朵離話筒有五公分遠,通話鈕一按下後,那頭是快要接近崩潰的瑪爾菈所傳來的魔音傳腦。那音量與氣勢,連站在一旁的威廉都會感到雙腿微顫。

『你現在到底在哪裡?』電話那頭傳來很嚴厲的質問。

「免稅商店。」他照實回答,一邊將架上的東西一個一個扔入威廉提的手提籃裡,舉手投足都像國外的頂尖模特兒,連買東西的畫面都看起來如此高貴,不遠處的店員們不分男女,擠成一團躲在架後竊竊私語,手機偷拍聲此起彼落。

『免稅商店?我的天,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今天這個會議很重要──』

古魯瓦爾多處變不驚,表情淡然,但語氣卻很冷酷:「是飛機自己有問題才停飛的,妳有意見自己找航空公司客訴去。」

瑪爾菈持續暴走,縱使她的辦公室隔音效果絕佳,她還是壓低了音量不讓外頭來往的員工有機會抓到形象毀滅的把柄:『我不管,你現在就給我回來,現在──』

古魯瓦爾多單方面切斷了電話,無聲的鬆了口氣。將手機放回西裝外套後,他發現威廉正在瞪大眼睛不安的看著他。

「什麼事?」

「沒事。」威廉搖搖頭。

「她以為我可以游過太平洋嗎?」古魯瓦爾多嘖了一聲,替自己辯解剛剛的大逆不道,不在意的繼續挑選商品,可他發現屬下手中的籃子滿了,只好作罷。

「經理。」威廉實在覺得不妥,主動出聲,「梅莉雅小姐的身體可能不適合吃太多甜食,這分量可能不太……」

古魯瓦爾多看著滿籃的巧克力,再斜眼看向威廉:「真的?」

「真的。」

「你怎麼不早說?」

「屬下每次都有提醒您。」

於是兩個大男人把甜膩膩的成堆巧克力分類,太過相似的產品的就放回架上,後來古魯瓦爾多厭煩了,他一把拿過籃子,嘩啦啦的全倒在櫃檯上,有核果有蜂蜜有牛奶有白蘭地各種口味,他果斷聲明:「太多的話她哥會處理。」

架後的店員匆匆忙忙跑出來,臉頰飛上兩團紅暈,遞過金額可觀的小紙條,古魯瓦爾多看都不看就簽上自己的大名,讓威廉提著大包小包揚長而去。

他沒有要休息的意思,繼續找了下一家店鑽進去閒晃,店面大大的商標顯示是上流的名牌精品店,就算是免稅商店區,但這些價值不斐的商品還是讓一般民眾怯步,整間店裡他和威廉是唯一的客人,古魯瓦爾多覺得這裡好多了,他可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有義務供人欣賞的猴子。

威廉提醒他時間差不多了,得去準備搭下一班班機,古魯瓦爾多點頭後隨意挑選一本真皮製的手冊,又被威廉阻止:「經理,您已經送過布列依斯相同的六本手冊了。」

「胡說,我出國那有那麼多次。」古魯瓦爾多不高興,但還是放下手冊改拿旁邊的鋼筆。

「同一款筆也送過四支了。」

古魯瓦爾多回頭瞪著發抖的店員:「你們放那麼多同款式的東西在店裡做什麼?」

這年頭連紀念品都不好買。

他選擇無視威廉的提醒,還是把一模一樣的手冊跟筆結帳,吩咐人打包後結束採買行程。

跨出門口,手機鈴聲再度響起,一樣源自古魯瓦爾多的鈴聲。這表示是熟人或重要人士撥打的電話,不然一般對外都只公開威廉的號碼,讓他幫忙推掉九成不必要的應酬,所以表示古魯瓦爾多的手機不常響,響了就必須接。

他沒有掩飾自身的煩躁,不明白飛機出問題後所有人都要來質問他為什麼還沒回國開會,這又不是他的問題,為什麼就一堆白癡搞不清楚狀況?

古魯瓦爾多沒有看來電顯示,一接就是很可怕的語氣:「又有什麼事?」

『哦,好兇喔。』

「利恩。」他愣了愣,「嗯,要搭下一般飛機回去,不會那麼快到,你跟布列依斯可以先去吃個午餐。」

然後古魯瓦爾多才知道布列依斯病了。

威廉看得出他老大突然歸心似箭,因為他整個態度更加不耐煩了。兩人通過了古魯瓦爾多口中他媽的愛刁難海關,坐上臨時訂的他媽的擠死人經濟艙,回到國內他媽的一點格調都沒的破機場;古魯瓦爾多坐上黑頭車專屬後座,簡單扼要的命令:「去布列依斯家。」

「可董事長那邊……」

「跟她說又沒搭到飛機就好了。」

威廉實在無奈,因為古魯瓦爾多早把自己的手機關了,現在換他的手機不間斷的震個不停。威廉一邊應付電話那頭爆炸似的攻擊,一邊駛著高級名車跑過國道,開進市區,停在住宅區旁;任由古魯瓦爾多不負責任的下車去了。

而這頭的布列依斯還在昏睡。

他睡的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年;但其實並不是入眠得很深,畢竟他得不斷的起身擤鼻涕再鑽回被窩裡,心裡暗暗叫苦。他知道自己已經錯過去看醫生的黃金期,現在根本不能憑藉一己之力蹦蹦跳跳跑去診所了,只能依靠最原始的免疫力,很不切實際的希望白血球能早點打下勝仗。

一陣落鎖聲響起,布列依斯水泥般的腦袋沒有任何警戒意識,但也很可能是耳鳴讓他沒聽見大門被拉開的聲音。男人將皮鞋整齊的脫在玄關處,輕手輕腳的走到房間門口,拉開房門後,盯著床上的摯友與床頭邊滿滿的濕潤水餃皺眉:「你好噁心。」

「古魯瓦爾多?」他有些驚訝的想要起身,卻又開始咳嗽咳到一句話都說不好,古魯瓦爾多的眉頭皺得更深了,走去外頭將廚房的水壺拎進來,倒進水杯裡遞給他。

他充滿感激的接過杯子,啜了幾口水後感覺好多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你看過醫生沒?」完全不理會他問題的提問。

布列依斯搖頭,古魯瓦爾多撥了電話,要威廉去跟隆茲布魯企業的特約醫生領藥。市區要停好車──尤其是安全的停好這麼高級的一台車是很不容易的,於是才剛找好車位的威廉又得回頭去找他媽的醫生找感冒藥,著實可憐。

「我肚子餓了。」古魯瓦爾多左右張望,將筆直的西裝外套脫下後掛在衣架上,接著又卸領帶,然後是襯衫。上半身只剩無袖貼身內衣的他不顧布列依斯抗議,逕自拿了他衣櫥裡一條最長的休閒褲去廁所換下深黑色的西裝褲,這才感覺舒適了點。

古魯瓦爾多伸個懶腰,驅除在經濟艙身體縮成一團的不適感,拉開冰箱門後憑直覺選了幾項他覺得自己能應付得來的食材,一一放在流理檯旁等待處理。

布列依斯緩慢的從房間裡走出,看到他的行為直覺有些不妙,但也沒有那個力氣去阻止了。他坐在客廳沙發上看古魯瓦爾多下廚,起碼家族養成的優雅讓首次下廚的他看起來架勢不算太糟,布列依斯深深讚嘆,或許他太低估了這位男人,看來不是天生的廢柴。

幾分鐘後,縮在沙發上的兩人面對眼前一碗白糊糊的食物,沉默的舀進嘴裡。布列依斯覺得沒想像中的壞,還算能入口,古魯瓦爾多就先開口抱怨:「太難吃了。」

他將碗放回桌上表示拒食,布列依斯搖搖頭,端著他的碗去廚房裡加了點調味料與小菜,大少爺這才對味道稍微滿意了點,而布列依斯毫無怨言的繼續喝他的白粥。

終於有點東西進入胃裡,但身體還是不舒服。他的眼下有些許發青,布列依斯將碗放在桌上,縮縮肩膀嘆氣:「覺得有點冷,燒太嚴重了。」

古魯瓦爾多還在咀嚼滿口的粥,他騰出一隻寬大的手按上布列依斯的額頭,只覺得他燙的像冬天的暖暖包;他去他房間裡把棉被拿出來,將兩人牢牢罩住。布列依斯一頭長髮都被弄亂了,雖然沒有阻止,但還是出口抱怨:「你在幹嘛?」

「你說你冷啊。」古魯瓦爾多漫不經心的看著面前沒有開的電視螢幕,布列依斯也跟著沉默,整間套房只剩布列依斯不時小小的咳嗽聲。他的鼻子已經完全喪失功能,這讓他覺得很狼狽,起身拿一旁的衛生紙時,布列依斯注意到了那一大袋的伴手禮。

「你又買那麼多?上次買的都還沒吃完……梅莉雅也不能吃太多零食啊。」他翻翻撿撿,古魯瓦爾多在旁邊看著開始嘴饞,自己拿了一塊白蘭地口味的吃。

「我還有買你的份。」他指著旁邊精美的小袋子示意。

布列依斯連袋子都不用拆就在抗議:「為什麼每次送梅莉雅的都是巧克力,送我的都是行事曆手冊?」

「真不懂得感激。」古魯瓦爾多搖搖頭,也伸手撈過自己的公事包拿行事曆出來塗塗寫寫,布列依斯的體溫太高,棉被太厚,古魯瓦爾多的額上開始冒出細汗,但他沒有起身也沒有說些什麼。布列依斯看他的手冊,一邊問他這次去出差的情況怎麼樣。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古魯瓦爾多把冊子放一旁處理別的事去了,布列依斯好奇的接過來翻看,但發現冊子裡一張照片不見了;那是曾經古魯瓦爾多抽空跟他去探望梅莉雅時,梅莉雅拍的三人自拍照,後來檔案被討去了,幾個禮拜後就夾在這裡面。

「國外研發所的女工程師要去了。」古魯瓦爾多一邊對照兩份文件,一邊回答,「不小心落在走廊上,她說很喜歡,就給她了。」

「聽起來像是個戀愛的前奏。」

布列依斯心情有些好,那過於好奇的語氣讓古魯瓦爾多放下筆,鮮紅色的眼睛斜斜的盯著他瞧。

「別傻了,我還不想成家。」

「沒對象嗎?瑪爾菈女士不像是會讓現在的你一直處於單身的人。你有沒有偏好什麼?」

「偏好……如果有個銀白色長髮,跟我差不多紅眼睛的人,那就直接結吧。」

「還真不好笑,梅莉雅太小了,況且我也不會讓她跟你在一起。」

古魯瓦爾多笑了,這是他這幾週以來第一次放輕鬆後嘴角微微上揚,他繼續出言調侃布列依斯,布列依斯也因為好友難得的關心感到有精神了許多。

下午,威廉終於送來了感冒藥與更新鮮好吃的白粥,布列依斯心懷感謝的接過威廉的物資,而古魯瓦爾多也換回原本的衣服,簡單的告別離去。其實,他還有好多話沒說,或藏在心裡沒有說。可每次見面都如此匆忙,留下總是畫不下句點的尾。

他們曾經同班一年,相約過要出國留學,但沒有。

後來在社會上偶然相遇,相約要出國去瘋狂的大玩特玩,花掉所有的特休,但妹妹生病。

那時古魯瓦爾多剛談好商品研發的細節正要離開,照片就從手冊裡落了下來。女工程師CC叫住他,有些羞澀的問照片裡的男人是誰啊,幾歲單身嗎二位是什麼關係,古魯瓦爾多想她大概直接忽略掉兩人中間的梅莉雅了吧。

「是家人啊。」他毫不猶豫的回答,伸出手要討回照片,可是CC那恍然大悟後露出的笑容,看起來有些溫暖,有些傻氣。

他覺得CC明白自己在說什麼,而不是第一句就開口問「你們沒有血緣關係吧」,或是「他是哥哥還是弟弟」諸如此類膚淺到令人連聽都不想聽的問題;於是他改變主意,決定犒賞這位理解他話中之意的工程師。

「算了,送妳吧。」

至於一直到隔天,身體出現種種不適,開始感到不妙的古魯瓦爾多,那就又是另外一個小小的故事了。






【END】
 
 
 

== 一點小後記 ==

關於求婚是開玩笑的,但也是認真的。他指的不是梅莉雅,是布列本人,可惜當事者沒有半點幽默感,難得告白卻被無視。現代趴囉的王子雖然有基礎的社會生存能力,但是過於自我中心,護短也十分明顯。大概會覺得拓展人際或交女友什麼的很麻煩。如果布列是女的大概已經被他強逼著去戶政事務所了,親情友情愛情一次搞定,輕鬆簡單。
至於出國留學、出國遊玩,這其實都是布列的願望,源自於R卡他對導都有點複雜的情緒與感情;不過他卻過著王子羨慕的平民生活(個人小套房),王子是一天到晚往國外跑(滿滿的紀念品),是光影的互補點。
鑰匙不是因為王子有備份,是他知道布列的備份鑰匙藏哪,站在門口就開始王子小偵探,找找鑰匙在畫面中的哪裡這樣(布列:法克你當賊還得了)
挺喜歡把R卡細節搬到趴囉裡的感覺,動動腦有益健康。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