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R18】溫柔的耐性

自己的糧食自己耕。
自己的肉糧自己燉。

---------------------
 
 
起因不過是他和別人閒話一句「布列依斯不是一個溫柔的人」而已。

他還坐在床上望著窗外恍神,他精實的胸膛就毫無距離的貼上他的背,溫熱的氣息噴在耳後,古魯瓦爾多才剛轉頭,他就捧住他的頭顱,不給他有說半句話的機會,直接封住了他的唇。

他將他壓在牆上,分開的大腿毫不客氣的跨坐在他上頭,長繭的手掌肆意撫摸;身上單薄的內衣彷彿不存在,那人撫摸過的地方都燃起熱點,可他連換氣的空間都不肯給,古魯瓦爾多如同溺水的魚,換氣的喘息被雨點般落下的吻打得破碎,他咬了對方纏住自己的舌頭,新鮮的血味蔓延在他們口腔,取代先前淡淡的薄荷清新;古魯瓦爾多高舉雙手任由單衣被扒落,便順手搭住了他的肩,將他後腦緊緊扣住,貪婪吸吮口腔內的所有。

他的手探進他的褲裡,輕撫早已挺立的半身,引起一陣電流似的顫慄。古魯瓦爾多仰頭呻吟,布列依斯順勢而下,舔拭他輕顫的喉結,宣示主權般的將紅斑種滿視線可及之處;他的手不快不慢,不輕不重,以一種極為讓人心癢的速度套弄,不時輕托囊袋細細搓揉,以他來看這叫情趣,以他來看這叫折磨。

擁有極為優美線條的腰輕輕扭著,看得出腰力很好。布列依斯將他翻過身,從後面緊緊抱住了他,使古魯瓦爾多渾沌的腦子更加一陣空白。極為敏感的耳殼被煽情的舔拭,股間感受的到對方情慾極重的摩擦,那熱度燙得讓人不知所措,迷失一切思考的方向。

那慰撫實在太過溫吞,彷彿有幾千隻螞蟻在啃咬全身,令人心癢又無法解脫,他試著重重回吻他,咬囁他的鎖骨留下暴力的齒痕,連誘人的呻吟都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一切隱晦的提示都做了,可生理還是得不到該有的回應。他感覺的到對方同樣焦躁,那在臀腰間重重磨蹭的東西更為硬挺了,但不知為何沒有同以往那樣的下一步行為出現。

逐漸累積的快感讓黑王子的悶哼開始帶了點滿足,他撩起他的瀏海,在潔白的額上深吻,幾秒後還是忍不住的向下再對唇瓣纏綿一陣後,毅然決然的起身。

布列依斯離開床,抓起披掛在一旁的猩紅斗篷,搭在肩上將長布甩身,優雅的坐在椅上,雙手撐著下巴看著床上的古魯瓦爾多,彷彿剛剛的一切從沒發生過,他只是個徹頭徹尾的旁觀者。他的王子殿下躺在凌亂的棉被中間,不知何時雙手已被光所製成的鎖鍊纏繞,沒有衣物遮蔽的身體佈滿審判官的印記,雙腿間的慾望依舊等待救贖,古魯瓦爾多的眼中有著被刺激出的清水,徹底被情欲擄獲的表情似乎在詢問著到底為什麼?

布列依斯對他露出輕輕淺淺的微笑,看起來很天真,很純良,但嘴中說出的卻是如同惡魔般的話語:「我或許不是一個溫柔的人,可我是個耐性很好的人呢,你說是吧?古魯瓦爾多。」




【END.】
 
 
 
 
 
 
心胸狹窄的S布列讚,然後兩人今晚就是為了面子問題而憋到想哭,嗯。(嗯?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