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鏡犬R18】擁有不合理

→眼鏡犬+束縛PLAY肉,九命桑BZ指定文。(依舊是燉到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肉了......)

→時間點於現世雙艾R2前,因為還未飛黃騰達,所以才能盡力擁抱。不理性的艾伯李斯特與甘願屈服的艾依查庫,因為一起在佛雷斯特希爾的天空下奔跑過,所以他們擁有了這樣的不合理。


---------------------
 
 
夜深到連身處在城市中心的公寓中,都聽不到馬路上來往的車輛喧囂了。

艾依查庫一身薄汗,一滴滴滑落被被褥吸收,耳朵漸漸失去功能,只能聽見自己雷鳴聲大的心跳。手腕早被粗麻繩絞得通紅一片,富有技巧的繩結諒他力氣再大也掙不開,他額頭死死抵著男人的手臂,恨不得像嬰兒般把自己蜷縮成一顆球,牢牢護著全身最脆弱也最敏感的地方。

這樣的掙扎實在太過徒勞無功,溫熱的手掌再度包覆挺立許久的性器並輕輕摳摸,不讓他逃脫自己的掌心;艾伊查庫的喉頭溢出飢渴的呻吟,全身似有幾千幾萬隻螞蟻在咬嚙著,令人發狂到不禁放下一切懇求:「艾伯……不要這樣折磨我。」

艾伯李斯特坐在地上趴在床邊,好心讓他占據一整張大床,明亮的眼神透過鏡片望著他,靜靜欣賞艾依查庫這副難得的模樣。他的個性太適合這樣,溫吞慢火,使人一步步入甕而不自覺,當獵物發現不對勁時已像無法戒毒的囚犯,而他就是那致命的罌粟。

「難得幫你服務,有什麼不好。」

「你醉了,艾伯……」

「沒醉,只是宴會上喝了一點交際酒。」

「沒有人服務是這樣的,拜託讓我一次……」

「再囉嗦就沒有了,自己主動一次,如何?」艾伯李斯特收回玩弄的手,揉揉艾伊查庫金黃色的亂髮,艾伊查庫抬起頭望著那雙蜂蜜色的雙眼,對方笑得一臉輕輕淺淺,彷彿他只是說了一句輕鬆隨意的決定。艾伯李斯特卸下大衣,脫去領帶,看著艾依查庫的眼神因他衣服的褪去而漸漸失去理智,幾近瘋狂,噴發著會灼傷人的慾望火焰,他喜歡他這個樣子。

艾伊查庫沒辦法用自己的手給自己任何慰撫,每一秒的忍耐都是種煎熬,理智被欲望狠狠壓制撕裂,他幾乎是在艾伯李斯特坐回床上時起身將他圈進自己的手臂內,主動湊上自己的唇舌貪婪佔領艾伯李斯特口腔裡的每一寸領土,扭動的腰際狠狠的摩擦著他的,熱燙的男根劃過艾伯李斯特的腰與下腹,沾下點點因興奮而沁出的體液。

男人瞇著眼睛,享受了一陣這樣的熱情,然後他將艾伊查庫推回床上,已經瀕臨臨界點的性器在急促的幾下撸動後終於噴發解放。艾伊查庫大口喘息,艾伯李斯特卻不允許他休息片刻,只是在簡單的擴充後直接將自己的慾望直埋進對方體內,撐開他的血肉,漲滿他的靈魂。

艾伊查庫仰頭倒吸了口氣,感覺到熱燙的柱物在他體內粗暴的進出,可剛發洩完的肉體已沒有任何力氣去感覺與反抗,只能任由對方撫遍全身,就像在宣示屬於自己戰利品的舉動,讓他漸漸又有了抬頭的跡象,無藥可救的感到興奮著。

他被刺激的視線迷濛,濕潤的單眼看不清艾伯李斯特的樣貌,他極力克制著任何單音節呻吟,破碎的聲音在請求著:「艾伯,幫我鬆綁,我想抱你。」

「不行。」

「你在生什麼氣?我只在你面前這樣卑微了,你還──」

艾伯李斯特忽地吻住艾伊查庫,封住他那憤憤不平的嘴,硬挺的柱身頂住體內最致命的點,胸膛與小腹緊緊地貼合著,他幾乎暈眩,鼻腔滿是那人身上葡萄酒的氣味,而他給的擁抱太過溫柔,溫柔到他發出一聲嗚咽,讓他到達頂點的體液灌注進身體裡。

「你別抱其他女人,連我也別抱,只要你繼續意氣風發,而我抱著你就夠了。」他在他耳邊喘息,輕輕咬嚙那通紅的耳殼,充滿磁性的一字一句鼓動著他的耳膜,「艾伊查庫,那些人讓我搞定就好。」

他的話語充滿命令與霸道,毫無商量的餘地,背後的意味即是讓他怒火中燒的事情不許再度發生。艾伊查庫茫然無比,空白一陣後的腦袋模模糊糊想起了晚上某位將軍的女兒在舞會上對自己的暗示,那時感受到一道凜冽的注視,循線而去卻未果;晚上隨著邀約回到艾伯李斯特的住所,卻迎來莫名其妙的對待。

他啞然的任由男人抱著他,讓脖子染上那人鼻息吐出的溫度,他隨即想到這過強的不理智掌控欲太不合理,只好把一切都歸咎於酒精下的失控。

他試著和他說點真心話,明知對方可能明天一早醒後全無記憶,卻還是忍不住洩漏了點落寞:「艾伯,會吃醋的不是只有你。」

「我知道,但是唯一會讓我不理性的人,就只有你。」未料那蜂蜜色的眼睛直看著他,說明那人是再清醒不過,艾伯李斯特摸摸那凌亂的金髮與睜不開的眼,長筆繭的手指像要記住那人五官輪廓似的撫過線條,最後兩人直挺的鼻尖碰在一起,他的表情看起來十足無辜,卻又任性霸道,和當年嬌生慣養的少爺並無二異。

突然感到一切已釋然,於是艾依查庫失笑,疲倦感跟著湧上全身,他闔上了眼不服輸的回嘴鬥了幾句,任由他攬著自己感受彼此胸膛起伏,就連一開始討人厭的粗麻繩都變成一種在乎的枷鎖,而他要的也只是他這樣的在乎罷了。

他們沒有聊天,彼此各自睡著入夢,夢中的自己身體輕盈、四肢纖細、無牽無掛、大聲笑鬧,成人般高的玉米作物隱隱約約遮住了在前面奔跑的孩子,口中嚷嚷著等一下,誰又真正停下腳步等著誰;艾伯李斯特的眼皮輕顫,緊緊握住了艾伊查庫被鬆綁的手──夢中的佛雷斯特希爾啊,那天空還是如記憶般美麗的無與倫比。





【END.】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