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中心】R1紀念文

※互動TAG:王子、布列、貝琳達、泰瑞爾、梅莉、露緹亞,無CP
※輕鬆短打,劇情用字隨意沒有潤飾,抒發心情用

因為威廉R1各種爆炸不忍說,所以就亂亂想了很多相關的與不相關的
私心希望通過這些互動,讓他能夠覺得好受一些
今夜讓我們敬最偉大的軍人一杯


----------------------------------------
 
 
==威廉與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一臉納悶的看著擋住自己去路的軍人,他的神情比平時更憔悴了,他不記得最近他幹了什麼大事去,只好歸咎大概又是心理壓力讓他臉色如此慘白吧。

威廉躊躇了一陣,古魯瓦爾多難得有耐性的等他,讓他有些驚訝的是他的下屬用比平時還快的時間果斷決定了他要說的話:「殿下失禮了,能不能麻煩您這樣一下?」

古魯瓦爾多照著他的動作將左右手平舉,然後威廉居然一把將手插入他的腋下,馬步跨穩後用力上抬──

他一臉毫無情緒,只覺得腳尖離地了三秒就又回到地面,看著威廉氣喘噓噓的模樣。

「我很重吧?」他問,有些好奇這傢伙吃錯什麼藥。

「嗯。」威廉的手揉了揉鼻子,任誰都看得出他想趁機遮掩住大半的表情不讓情緒太過暴露,「請您永遠這樣健康下去,殿下。」

然後他罕見的沒有再戰戰兢兢的喊說請殿下恕罪屬下踰矩之類讓他聽了很厭煩的禮數話語,古魯瓦爾多看著威廉繞過他走掉的背影,站在原地納悶了很久。






==貝琳達與威廉==

「是大隊長大人!」骷髏手杖指著面色難看的來者,貝琳達的語氣很是興奮,肆無忌憚的挑釁著──這個稱呼是她最近發現能最快激怒威廉的方法。

布列依斯站在她旁邊,眼睛飛快的朝兩人之間互望了幾眼,從威廉更加難看的臉色明白今天不適合打鬧,於是試著想推開貝琳達:「今天趕時間,別磨蹭了──」

「可是我看到他就不高興!」貝琳達向來脾氣就大,尤其又仗著布列依斯寵她,加上與隆茲布魯的交惡關係,種種原因讓她不想這麼簡單放過威廉,左一句大隊長右一句大隊長無一不在刺激著威廉正處脆弱的神經。

「好,妳這麼想打那就來,來啊!」威廉突然抽出腰間的惡夢叫囂回去,滿臉全是無法言喻的悲憤,還在推貝琳達的布列依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然後就被女軍人拿來當擋箭牌,威廉要往左攻擊他就被推去左邊,要往右就被抓去右邊,卡在兩人之間動彈不得。

貝琳達的雙手扣住布列依斯的肩膀,飽滿的胸口紮實的貼在審判官的後背,然後正直的審判官在臉色都快要和斗篷一樣鮮紅時,忍無可忍的大叫:「夠了,都住手!」

兩人瞬間停格在原地,布列依斯在混亂中選擇了在第一時間教育貝琳達的情操與男女意識,威廉面色鐵青的走了,他訓話了幾句後朝他喊:「要不要聊聊?老地方、老時間見!」

威廉點個頭表示收到,貝琳達鼓著腮幫子,久久未消。






==泰瑞爾與威廉==

「威廉!」泰瑞爾遠遠就叫住了他,三併兩步的跑到他面前,對比威廉的死氣沉沉,他是顯得容光煥發──這還是壓抑過的。

「我聽侍僧說過了,遭遇非常的令人、呃,同情。」泰瑞爾拍拍他的肩膀,盡全力表現出自己最有誠意的樣子,「辛苦了,我也剛體會過,生前的事就是不太好才會被我們忘掉的,對吧?」

威廉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他一臉感同深受的回望著。

十秒鐘後泰瑞爾的深情表相破功,顯得十分激動:「好啦,拜託跟我說詳情可以嗎!這資料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可是當時根本就沒有核心的目擊者......」

泰瑞爾在滔滔不絕,威廉卻分神了,那場災難追根究柢,這個男人不該負一份責任嗎?如果沒有泰瑞爾,就沒有貝琳達,當然也就沒有記憶中那些讓他感到痛苦的──

「威廉?」男人的聲音讓他猛地回過神,盯著他看的金黃色的眸子透著對知識的熱誠,十分純粹乾淨,天真的傷人。

威廉甩開那些黑暗的想法,感到十分疲憊;不知怎的他很有預感,今天會把所有麻煩的人物一次遇完,他緩了會情緒,然後開出條件:「我可以跟你說細節,不過我有兩個條件,你自己選一個;第一個是去調整貝琳達的尺寸,布列依斯會覺得很煩惱──」

「不可能!」泰瑞爾不安的大叫,「你以為貝琳達還是當初我那個實驗品嗎?她才不會乖乖聽我的。」

「那麼第二個,幫我找到古斯塔夫,讓他今天都不會碰到我。」

「成交。」他快速的答應,就怕威廉反悔,泰瑞爾將兵器的動能調到最大,「蓋上布袋,幹掉邪教。」

威廉看著馬上消失在走廊另一頭的好友,突然有些羨慕他不用一開始就迎接太過殘忍的過往。








==梅莉與威廉==

噠噠噠噠噠──屬於小女孩的急促步伐聲從遠處傳來,梅莉手上有許多小鍋子,跟隨在後面的小象身上也掛了一些,威廉還來不急問什麼,就被她撞個滿懷。

「威廉,這個給你。」梅莉熱心的將小鍋子一個個塞到他手上,「這是雞湯,這是羊肉湯,這個我加了很多蔬菜,營養非常好;對於補精力或補血或安神作用都很有幫助──」

「謝謝......啊。」威廉本來還有些茫然,被動的接過一鍋鍋湯品,然後他急急忙忙的將東西都放到一邊,蹲下身將梅莉的手接過來反覆看著,「妳的手怎麼了?全都是傷,怎麼出任務不小心點?」

梅莉將手抽回去藏在背後,囁囁嚅嚅,不是很樂意說的模樣;還是威廉的眉頭越來越緊才鬆口:「我第一次去廚房,只是想幫你打氣一下......」

威廉愣住了,情緒忍了幾度,最後還是被小女孩的真情給溶化所有的偽裝與逞強,垂下了一頭橘髮:「謝謝......可是我們都、死了,這些補品可能不是很需要,所以下次......」

梅莉帶滿傷的小手觸上眼前的橘髮輕輕撫摸,稚嫩的嗓音帶著不合年紀的溫柔:「可是你現在覺得好多了,不是嗎?威廉,你的心需要補品。」







==露緹亞與威廉==

露緹亞陸續朝大型機器人的關節處做出攻擊,雖然有效,但被魔化的機械還是不能小覷,雖然龐大卻非常靈活,力量也十分驚人。照她和威廉養成的默契,接下來這波攻擊應該是威廉要幫她擋下,可是在那瞬間威廉遲疑了,沒有預料的防護力量保護,幸好露緹亞反射神經好,驚險的向後連跳好幾步躲到樹上,差點被機器人打成肉泥。

「威廉!」她擦掉臉上流下的血,「你怎麼啦!」

「對不起,我只是......」威廉罕見的在戰鬥中走神,但是要使用力量的那個瞬間,讓他十分的不舒服,下意識不想面對一切,只想逃得遠遠的。

露緹亞的眉頭緊緊皺著,葡萄般的大眼不解的眨了眨,然後很快的舒展開來:「沒關係,你休息。」

「咦,可是......」

露緹亞的身後漸漸聚集了「黑暗」,她的頭髮在狂風中飛舞,影子像是有生命似的,蓄勢待發的對著對面的機器人,露緹亞站在樹上,專注的盯著目標,語氣有著少女特有的溫柔,卻又無比堅定:「威廉,當你能明白力量可以保護什麼人時,自然就不會再迷惘了喔。」






==古魯瓦爾多與威廉==

「怎麼,結果他自己不來?真是老招。」

布列依斯失約了,來赴約的卻是古魯瓦爾多,他嘴上抱怨著,表情卻是一切都在他意料內的樣子。

威廉有些啞口,有些不知所措,男人倒是一派輕鬆自然的走到他旁邊,逕自打開一瓶啤酒喝了起來。反正都和侍僧買這些了,就喝完吧,他們是這樣打算。

於是一主一從兩人默默的在宅邸的屋頂上喝著,一句話也沒聊,就連天空也被烏雲籠罩,連個星空都看不成,氣氛十分沉悶。威廉覺得頭很沉重,或許已經悶了一天,酒精只是最後的催化吧。他正想找個不會太刻意也不會太失禮的藉口提早離開時,古魯瓦爾多放下了瓶罐──然後朝他行了十分正式的軍禮。

威廉的腦袋空白了半响,接著被嚇得酒都醒了:「您這是在幹什麼!」

「因為你救了我啊。」古魯瓦爾多連行禮時間都很有誠意,他收回手又拿回酒繼續喝,好像只是說了個什麼很大不了的事。

「可是您後來還是死了......」威廉苦澀的乾笑著,自從來到星幽界後他才知道,王子有太多的事情他不了解,「也許您根本就不想要我救起,我這樣只是增加您的困擾罷了。」

「庫魯托少佐,我想你是誤會了什麼,我個人的生死意願,和你的選擇是兩回事。」他頓了一下,然後瓶子向前輕敲了對方的,古魯瓦爾多勾起嘴角,那是王者淡淡的笑容,「我敬你,是因為你忠於隆茲布魯。」

這一切都無關王子後來的僥倖存活又死去。

而是一名軍人偉大的情操,將國民的希望給牢牢護住了,不讓最後的火苗消逝在戰場裡,無關古魯瓦爾多後來的作為,他讓這個人的神話得以延續,成為每個人堅強起來的信念。

他無愧於這個國家。

於是威廉想通了,也笑了。

烏雲散去,星空明亮無比。

 
 
 
【END.】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