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R18】貴族的紅茶品味

→姬王R18甜肉,千弦BZ指定坑
→與平時習慣寫的姬王有些微妙的不同,氣場從55調至64,一種布列難得想要快點正戲的主導感
→豆知識:沖泡紅茶最好用沸騰的熱水,所以有很無聊的殿下貓舌頭設定。

有時候帶著幸福的笑容是世上最強大的武器,沒有人可以抵抗,恭喜審判官此局大獲全勝。



祝各位甜肉吃得愉快
---------------------
 
 
「不夠燙。」

古魯瓦爾多放下紋著精美花草的白瓷杯,裡頭的深紅色液體微微晃動著,八分滿的量顯示他一口未喝,就被退貨放回一旁的桌上,水波又回到平靜的狀態。

布列依斯抬起頭眨了眨眼,放下手邊的收尾工作,接過那杯茶喝了一口:「溫度沒錯,87度左右,這是你平時要求的。」

布列依斯沉著氣,做好全方面的心理準備要來應付沉思中的小王子,如同戒嚴;他想起古魯瓦爾多對他的調教,只能說是各種苦痛。濃淡、保存方式、茶種、沖泡手法、溫度、調味⋯⋯各種意料內與意料外的挑剔他都遇過了,看得出來,隆茲布魯對古魯瓦爾多的態度不好,但該有的格局還是一樣都不少;身為平民,布列依斯被他這些吹毛求疵的要求搞得崩潰數次,起了爭執也是理所當然。

「你不能像要求僕人那樣要求我,這裡是星幽界,你得習慣,古魯瓦爾多。」他曾經試圖這樣抗議過。

「和你過去艱辛的生活比起來,我認為這對你來說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任性——別生氣,布列依斯。」古魯瓦爾多將時機抓得精準,打斷脾氣欲發作的情人,他好整以暇的坐在位置上,淡淡的笑容顯示胸有成竹,「提升生活品質不是件壞事,你要說我被寵壞也好,但是尊重彼此生活習慣也是相處的一環,是不是?」

簡而言之,在口頭上鮮少贏過黑王子的審判官一時被他的謬論催眠了,等到發現時已經來不及;更何況在星幽界除了陪聖女之子進行尋找回憶的旅程外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把滿足古魯瓦爾多一事當成日常情趣,也是種讓自己好過一點的想法,只好妥協下來。

黑王子縮在沙發上拉拉毛毯,表情不情願的在思索該如何表達,似乎煩惱的另有其事,寶石紅的眼睛將視線移到窗外的天色,綿綿不斷飄落的小白點將世界染成一片冰天雪地。

「路德堅持每一間房間都有做好防風處理,不會有風透進的狀況。」他終於開口,而且突然多話,罕見的抱怨一般瑣事,「只有阿貝爾那種粗神經的才會光著身體到處裸奔——」

「他有穿褲子,那不叫裸奔。」布列依斯打斷他的抱怨,平靜而肯定的下結論,「你怕冷,古魯瓦爾多,坦率一點承認。」

他表情有些不高興,頓了一陣才點頭:「是,我怕冷,所以你該泡熱一點的茶⋯⋯雖然過熱的溫度喝起來對舌頭一點都不好。」

布列依斯哦了一聲十分敷衍,沒有理會他的要求,繼續把桌子擦乾淨,然後收起其他茶具,獨留剛泡好沒人碰的那壺茶。古魯瓦爾多還在看著窗外發呆,突然耳朵聽到不協調的聲音,轉過頭去看發現布列依斯正在解他的扣子,要脫下身上暗紅色的衣袍。

「⋯⋯你這是在幹什麼?」他的語氣十足警戒。

「要裸奔。」他的衣服落在地上,無謂的在寒冬中裸露削瘦精實的上身。

「布列依斯,天氣太冷了,我不——」

古魯瓦爾多的抗議都還沒喊完,身上的毛毯就被扒下丟在一旁,冷熱溫差讓他瞬間起了雞皮疙瘩,錯失逃跑的黃金時間,然後被扛起扔在床上。

未暖的棉被太過冰冷,所以他只能緊緊抓著眼前的熱源也是無可厚非,古魯瓦爾多給自己找了台階下,被弄得微亂的瀏海下一雙鮮紅色的眼怒瞪著突然發難的審判官,布列依斯發笑,完全不把對方的怒氣放在心上。

棉被蓋住兩人,從縫隙透進的光線昏暗曖昧,布列依斯的鼻頭輕碰他的鼻尖,然後微微向下吻了古魯瓦爾多的唇,他推開他,似乎有些不樂意與更多的窘迫,逐漸升高的體溫卻背叛了他的行為;布列依斯沒給他太多的時間跟自尊矛盾衝突,撥開他手臂捧住雙頰直接含住王子的唇瓣大肆侵略,把他逼得無路可退。

那人的口腔有著淡到若有似無的茶香,溼潤的唇是熟悉的柔軟,一碰就捨不得分離,布列依斯剛處理完熱水的手掌溫度極高,所以他勉強默許了他將手探入衣內溫暖每一寸皮膚。

入手的觸感極好,不管多少次布列依斯還是會讚嘆黑王子的高貴肉體幾近完美,蓄滿力量的肌理被指頭撫過,催化了更加深層的慾望,古魯瓦爾多回吻得更加急促,微抬起的腰將已有反應的半身磨著布列依斯的腹部,暗示自己被勾起的需求。

布列依斯順應他的期望,手一路向下探進褲裡,ㄧ搓揉撫弄就讓入手的柱物更加有反應。古魯瓦爾多停下了咬他嘴唇的動作,隨著每一下的套弄仰頭嘆息顫慄,發出沙啞磁性的低吟。

可布列依斯沒再理會他,逕自停下動作從旁拿出潤滑品,冰涼的東西無預警的抹在後庭上,讓他深吸了口氣,同時感受到指頭一節節的探入,他齜牙咧嘴的笑了,雙腿交纏在他背上:「今天的審判官還真性急。」

「是啊,我性急,那接下來我不費心力跟你耗。」布列依斯順勢接話,很乾脆的抽離手,將古魯瓦爾多的衣服全數拔除,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早已蓄勢待發的半身抵著尚未放鬆的穴口磨蹭,古魯瓦爾多感覺到對方的惡質與控制不了的衝動後臉色一變。

「你認真的?」

「是你說我猴急,可不是我自己不做好前戲。」他面色無辜,下半身則是相反的粗暴頂入微張的後庭,撐開還未適應的甬道,脹滿王子的所有知覺。

古魯瓦爾多痛到表情扭在一塊兒,雙手緊緊扣住上面人的背,他ㄧ時失去思考的腦子只能全面運轉調適被侵略的部位,本來就很緊的後穴微微緊縮吸吮著男根,布列依斯發出滿足的喘息,揉著他一頭灰髮輕吻安撫:「放輕鬆點。」

布列依斯在話說完後就開始狠狠的抽出又頂撞,古魯瓦爾多想張口痛罵:放輕鬆?怎麼放輕鬆?你來放輕鬆給我看!可他的氣憤全被一次次的撞擊給搗得支離破碎,布列依斯一邊擼動黑王子硬挺的半身,一邊抽動腰際,痛覺混雜著快感,直到體內最致命的點被頻頻刺激,古魯瓦爾多才真正投降。事實上他不討厭帶點疼痛的過程,他將手埋進一頭柔軟的銀髮裡,狠狠封住他們的唇,不讓彼此有任何喘息的空間,任由慾望的大火燃燒,燒盡他們所有的思維與距離。

他反反覆覆覺得空虛又被脹滿,布列依斯輕咬著他透紅的耳殼,用各種角度頂他,看著他從一開始的不情願到後來全身細胞都叫囂著需要他的沈淪與瘋狂;然後古魯瓦爾多只覺得腦袋空白,一股熱流自下腹射出,幾乎連同意識都要奔離體外,到達頂點的體液全都噴著在那人手裡,已快感覺不出對方後來是怎麼樣在他體內衝刺到終點,以及在耳膜邊響起的情話低語。

布列依斯細細輕吻那人的髮,珍惜的情意溢言於表;沒有休息多久,很快就起身準備下床善後,那人對他的無微不至,這點古魯瓦爾多全看在眼裡,棉被早就蓄滿兩人份的體溫,他縮在裡頭,渾身燥熱無力。

「我渴。」他探出頭髮已經亂糟糟的頭,對他提出要求,然後他看到他走到那已涼的茶壺邊,斟了一杯茶,回到床邊逼他灌了下去。

「這次溫度還可以吧?嫌茶涼,讓身體熱起來就好了。」審判官滿眼笑意,語氣溫和;而他現在才洞悉對方意圖,卻被他ㄧ臉幸福的表情堵到無法回罵,全盤吃下敗仗的黑王子,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END.】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