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C+王子貓】關於女生都在意的那些小事

→泰瑞爾UCCU
→只是想寫兩個粗魯的男人塞女朋友食物的畫面
→王子貓是最後的串場小番外,不吃的可以防雷一下
→因為這篇害我成了林奈粉,這該如何是好,舔舔首席治癒的笑咪咪臉

 
「CC跟艾茵個性不會是這樣的吧?」
如果你有這樣的疑問,是因為我覺得泰C跟王子貓能在我心中成立
就是他們可以在彼此面前毫無顧忌的展現情緒而不彆扭,諸如此類的中心情感十分讓我喜愛
還有就是我喜歡粗魯笨蛋情侶啊,看看那豪可怕的Wil・846vs電磁刀 & EX必架vs神貓13眼,打起架一定過癮,床頭吵床尾合(好霸道的OOC!

 
輕鬆短(?打,還有自我流的CP設定,劇情用字隨意沒有潤飾,請當大小姐的日常宅邸生活輕鬆觀賞

 
---------------------
 
 
泰瑞爾長得好看,要什麼女生沒有?

對於這個男人CC是深深地如此認為,工程師長期待在實驗室導致體態多數不健美,又都有著對研究異常狂熱的特質;像泰瑞爾這樣面貌與個性兼具的人,是十分受同行女性歡迎的。雖然偶爾也會有讓人感到驚訝的一面,但相當聰明的他也知道該如何好好收斂與做好表面功夫,所以被外在形象吸引的人不在少數,CC從很早以前就對泰瑞爾有這樣的印象。

可是對於靠近泰瑞爾這種事,CC可是敬謝不敏。泰瑞爾似乎對她有種莫名的執著,讓她覺得自己在他眼裡只是個目標、敵手、競爭關係;那種從眼底噴射出熾熱激烈的火花,和面對告白者那種禮貌性的柔情似水完全不同,大概、自己並不被歸類於普通女性之類。

只是偶爾會走得比較近一些而已,只有這樣。

女同事都借著各自本領,和泰瑞爾出去吃了飯、看個電影什麼的,過著很一般很正常的男女互動生活,CC卻一次都沒有和他單獨出去約會過;如果泰瑞爾能夠更溫和一點就好了,他總是一張嘴像機關槍一樣滔滔不絕的炫耀自己的新作品,眼中的熱情火花都能灼傷人,不給意見會被嫌棄敷衍,給了意見泰瑞爾又會氣呼呼的丟下一句「妳走著瞧」,這讓CC到後來只能一見人就逃跑外,還能有什麼選擇呢?

大概是因為骨子裡並不是個有魅力的人,無法讓泰瑞爾把她當小女生看吧,CC做出這樣的總結。

所以當CC聽到泰瑞爾說出:「那女人太胖了,我才看不上眼。」的時候,只是微微的停滯一下書寫的筆,然後吸口氣繼續工作。

起因是羅索正在制定實驗室使用規範,越定越起勁,甚至還加了不少私人主觀見解進去;泰瑞爾剛好告個段落休息,邊喝咖啡邊湊過來看,羅索靈機一動,當著他的面寫下「實驗室需要理性與冷靜,禁止會影響實驗的任何關係,尤其是辦公室戀情」這段話,擺明針對來者。

泰瑞爾不高興了,馬上嚴厲抗議:「誰會搞辦公室戀情啊?你自己跟瑪格莉特鬼鬼祟祟的就可以嗎?」

「火氣這麼大做什麼?」羅索斜瞪了他一眼,筆桿不停的敲打桌面發出喀喀聲,「這裡異性有誰就說誰!你要跟實驗室使用者以外的女人搞我就不反對!」

「別把我講得像花花公子!」泰瑞爾被刺激到,飛快看了一眼CC的方向,她正戴著耳機聽音頻測試,那耳機是自己量產的隔音效果絕對好,於是放心的繼續和羅索鬥嘴,口不擇言的說出了十分傷人的話。

CC其實早在幾分鐘前就將聲音給關了,耳罩程式反向操作的收音,替使用者接收外在所有的聲音,一字不漏的聽了進去。她當下沒有太過起伏的情緒,只是想了一句「果然在泰瑞爾的高標準裡我只是個腦子置放器」的淡淡失落感,雖然一開始意識到兩個男人說話想偷聽幾句獲取妄想養分是自己不對……CC搖搖頭,將一些多餘的情緒先放置在一旁,聲音轉開繼續專心工作,又錯過了下一段把泰瑞爾意思完全扭轉的重要對話。

「真是一點都不坦率的男人。」羅索笑他,泰瑞爾撇撇嘴不說話,兩個男人不約而同地將視線轉向CC的方向,意味深遠。

CC覺得投射過來的視線讓背十分刺痛,好像坐下來時腰間擠出的小肉肉都被盯得無所遁形。

勉勉強強完成今天的工作,女工程師無精打采的回到自己房間休息,一如往常地脫下實驗室的白袍,準備進浴室洗澡。偶然瞄見全身鏡中的自己,本來覺得還算穠纖合度的身材,此時怎麼看都不順眼,好像腰不夠細了、手臂也粗了、就連雙腿間的縫隙都快不見了,脂肪以極其可怕的速度覆遍了全身上下。

她越看越不安,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決定先把衣服穿了,悄悄的避開眾人耳目到外頭,繞著宅邸跑了兩圈,才氣喘噓噓的真正沐浴去。

隔天,CC頂著一頭比平時還更翹的金髮進實驗室,神情憔悴的和坐在位置上喝咖啡看文件的瑪格莉特道早。

「早安,瑪格莉特。」

「早。」藍髮女性連頭也沒抬,繼續維持啜飲咖啡的姿勢,對著桌上一疊文件聚精會神。CC看著瑪格莉特,坐姿筆直又優雅,S曲線的腰身沒有任何多餘的贅肉,優美的弧度連身為女性的自己都很想去摸摸看那腰有多細;配上大小恰到好處的胸與臀,CC帶著羨慕的眼光,久久無法回神。

「怎麼了?」

瑪格莉特被盯得無法專心,抬起頭詢問;CC湊了過來,帶著讓瑪格莉特一頭霧水的熱忱,有些臉紅、有些急促的悄聲詢問:「那個、我想請問一下,瑪格莉特小姐生過小孩對嗎?」

「所以說怎麼了?」

「人家都說懷孕會增加體重,那妳是怎麼恢復身材…的……」

CC話越說越小聲,就連瑪格莉特都眨了幾下眼睛,緩了會兒一股覺得莫名其妙的情緒,浮動記錄儀靜靜的在旁邊漂浮著。

她的腦中閃過幾個畫面,醫生的診斷書、塞滿文獻的圖書館、與男人的爭執、看起來十分健康的嬰兒,以及最後在一片血泊中,孩子最後的笑顏;都不是什麼太快樂的事。

瑪格莉特的呼吸起伏平靜,只是沉默了幾秒然後繼續喝她的咖啡:「我生完孩子後就專心投入在研究中一直到發生意外,幾乎三餐都不正常或忘了吃,我也忘了是怎麼恢復身材的。」

「啊……」瑪格莉特很少提起自己的事情,CC到這時才意識到踩中不該踩的地雷,她臉上感到一陣燥熱,雙手合十十分懊悔,「對不起,我不知道──」

「妳不用道歉,我的人生不需要別人來給予任何感想。」她給她一個成熟的笑容,讓女孩放鬆許多,「只是妳身材很標準,不用減肥,就算要減也不可以不吃早餐,對身體或代謝都不好。」

「好的!謝謝!」CC眼睛一亮,臉上也露出了朝氣的光采,對於瑪格莉特難得的關心感到開心,她三併兩步的跑出實驗室,決定好好聽人家的話去大廳吃早餐,安撫一下餓了一整早的肚子。

瑪格莉特沒有抬頭也沒有回應,繼續維持原本的姿勢啜飲她的飲料,只有記錄儀的鏡頭對著CC離去的方向看了好一陣子。

CC要減肥的意圖漸漸的整個實驗室都知道了,瑪格莉特不用說,羅索在護目鏡結合分析儀的硬體實驗中看到身體數據的變化,就連不常進實驗室的林奈烏斯都發現CC不碰他的甜甜圈了,而感到有點傷心;至於泰瑞爾──

「吃啊。」

「……不了,謝謝。」

泰瑞爾一邊叼著甜甜圈,一邊朝CC遞出點心,CC幾乎是立刻就退了一步,有些尷尬小聲的回絕;其他三位大人登時豎起耳朵,無比專心的在自己手頭的工作上,各自裝忙,瀰漫著一股奇異的氛圍。

清澈的金瞳盯著低下去的頭,晨曦般的淡金髮四面八方的翹著,亂蓬蓬的,小小的髮旋藏在其中。泰瑞爾眨了眨眼,又眨了眨,伸出拿著甜甜圈的手,語氣很溫和,但是是不容拒絕的命令:「吃。」

CC的臉頰被甜甜圈擠歪了,滿臉糊著砂糖與油脂,苦著一張臉舉雙手求饒:「我、不、想、吃、啊!」

泰瑞爾維持一貫的笑容,旁邊的小太極卻劈哩啪啦了幾聲,CC馬上嚇到噤聲,泰瑞爾捏住CC的嘴,把已經抓扁的甜甜圈塞到她嘴裡,十分滿意再用油膩的手揉揉她的頭髮:「真乖。」

「瑪格莉特,再幫我倒一杯茶。」這邊覺得這對根本沒希望了,還是專心在自己的事上比較實在。

「自己動手。」這邊也這麼覺得,收回注意力一如往常的冷淡待人。

「CC不想吃的話我會吃掉,不可以這樣對女孩子,泰瑞爾。」這邊只有上司本著長輩身分出來說點公道話。

「這傢伙太專心做實驗的話會忘記吃飯死掉,我是為了她好。」這邊毫無悔意,還自以為是替天行善。

「你才沒有資格說我......」CC滿嘴甜食,揉揉又髒又痛的臉頰,小聲嘀咕抱怨,有苦說不出。
 
 
 
 
其實CC要減肥不是不可以,但那得要她是純工程師的身份才能有資格去對卡路里斤斤計較。就算她腦袋中有著再多的才華與跨時代的花火,也改變不了她是以一名戰士的身份來到星幽界的事實。

今天難得一群工程師團走出戶外運動身體,雖然她表現尚可,但還是有了明顯差異。聖女之子面無表情的看著累癱坐在地上的CC,再轉頭盯著其他人無聲詢問;他們面前的魔物已被高壓電磁電成發出焦臭味的黑肉塊,可是CC沒有一如往常的輕鬆,扛著兵器氣喘噓噓,一旁靠在樹幹上悠悠閒閒的泰瑞爾手交插環在胸口,疑惑的回望右邊聖女之子投射的不滿眼神,與感受左邊的林奈烏斯用視線把他刺出一身窟窿。

「幹嘛?近距離本來就不是我兵器擅長的範圍。」他莫名其妙,還以為他們在怪罪他戰鬥偷懶,試圖就事論事,「CC這不是做得挺好嗎?為什麼好像是我辦事不力?」

聖女之子又把視線飄移開了,林奈烏斯皺起眉頭:「去幫CC拿槍。」

「什麼?我不要。」

「泰瑞爾。」

男子的聲音輕輕柔柔的,聽不出任何怒氣,但他身旁一隻變成深紅色的蝴蝶翩翩飛舞過去,泰瑞爾表情像看到被拉栓的手榴彈扔到他眼前。基於長年以來對林奈烏斯的尊重與威脅,他憤憤不平卻又只好照辦,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CC身旁伸出手,拉起跌坐在地上的女孩,另一隻手將兵器給扛在肩上:「坐姿好看點,這樣太粗魯了。」

難得被泰瑞爾照顧一回,CC本來還想說謝謝,卻又被一番毒舌給搞得話都嗆在喉裡,有些懊惱的站起來拍拍沾到身上的髒灰。肚子好餓,肌肉痠軟無力,這一切罪魁禍首都是誰啊?她忍不住心中暗暗腹誹泰瑞爾的外貌主義,泰瑞爾也同時在心中暗嫌CC太弱害得他頻頻被林奈烏斯盯上,各自有苦說不出。

CC還在整理儀容,泰瑞爾轉移了注意力,剛剛高速運轉過的兵器還是熱的,泰瑞爾工程師魂燃燒,開始用最高標準審視打量電磁刀:「我就搞不懂為什麼武器那麼多,妳偏偏要帶這個,射程距離短消耗功率大,不實用還會漏電,不方便攜帶,外觀一點該有的工業美感都沒有,不如這把讓我拿去修修,也好過這種破爛。」

「因為這是我攻擊力最高的作品了!這個世界到處都是危險,我需要速戰速決才能自保!」血糖不穩定加上言語刺激,CC情緒隨著一字一句高漲,最後難以控制的反駁,講話的音頻也逐漸拉高,最後一句破爛整個引爆了她,指著他的手套,「泰瑞爾才是,我早就給你建議過,你有改嗎?公式一定有什麼地方算錯了,哪有只擋得下強力攻擊卻擋不下普通突襲的道理,反彈時衝擊回去的能量比例——」

「閉嘴!」泰瑞爾被踩到痛處,像炸了毛的刺蝟,「不需要妳來糾正我,妳以為這玩意兒有多大,能塞多少功能?我光是在這個世界重現他五成的效用都很困難了,那人偶才不會給我那麼多時間去搞研發!」

「對,所以你發現你的同理心消失在哪了嗎?我也沒辦法去重現最完整的電磁刀——」

所謂文人相輕,失去理智的工程師也是,他們你一人我一語,吵得越來越激烈,林奈烏斯在一旁帶著往常的平靜笑容,事不關己的繼續他的任務;微型生物兵器在指揮下朝周圍佈滿天羅地網,把那些被吵架聲吸引而來的魔物全給炸得稀巴爛。

「反正妳就只是仗著小聰明,又瞧不起人。」泰瑞爾到最後又扯到人身攻擊,尖酸刻薄。

「我根本沒有這種想法,泰瑞爾,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你有這種成見?」CC又氣又急,覺得和眼前這位男子的關係還是同生前一樣糟糕無比,讓她開始感到有道巨牆橫在他們之間。

「轟轟——轟磅——」陷阱的爆炸聲和魔物的哀嚎是最不和諧的背景音。

「泰瑞爾真是個需要好好再教育的孩子啊。」林奈烏斯在混亂的噪音中悠閒的感嘆。

唯一想勸架的人偶在男女身邊繞來繞去,找不到可以插入的時機,過矮的身高也入不了他們的眼。兩人吵一吵又吵回老本行,根本變成知識大戰,專業術語滿天飛,幸好旁觀的林奈烏斯還聽得懂,卻也還是維持裝聾作啞的中立狀態。

「你根本不該依情緒去操控,偵測情緒與身體反應數據需要很精密的設備,光憑你的耳罩太不保險,你總不能一天到晚都不要人家碰你的耳罩。」CC還在針對那顆太極兵器,小太極的水藍色火焰旺盛的燃燒,在主人的身旁迅速左右飄移,似乎對受到批評一事感到十足不滿。

泰瑞爾ㄧ挑眉,順手把小球給揮至一旁不讓它礙事:「哦?是嗎?不碰私人物品這叫基本尊重。我告訴妳,依腎上腺素去調整兵器能量才是最棒的,有效節省能源,才不會像妳這把過時的電磁槍用一發就沒電。」

他們各吵各的,沒人注意到泰瑞爾肩上電磁槍的能量還未消退,細微的電流滋滋作響,小太極飄忽而過,藍色的能量不經意的擦過槍口——

轟炸!

於是今天最不妙的微型爆炸發生了,任誰也沒想到在那個瞬間人偶會跑到槍口的正前方。CC大聲尖叫,林奈烏斯也不再玩他的生物兵器實驗,兩人手忙腳亂的抓起被烤焦電暈的領導者,匆匆忙忙往宅邸的方向衝了。

泰瑞爾也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之一,卻沒人肯關心他有沒有事,獨留他在森林裡。他跌坐在地上,被電磁砲擦過的褲子破了一個大洞,電磁刀與太極兵器一起同歸於盡;泰瑞爾沒反應過來去關心他最得意的作品,滿腦子都是剛剛因爆炸而瞬間恢復理智時,CC氣到眼眶泛淚嘴唇哆嗦的模樣。

已經不止一次被周遭的人指正說話的態度有很大的問題,可事實證明這種劣根性就算死了也改不了,原罪似的無法擺脫。泰瑞爾的腦袋極度混亂,耳邊不斷響起了如雜訊般的聲音。

『CC在渦裡失蹤了,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泰瑞爾,振作點,CC她已經⋯⋯』

「啊!真是的!」泰瑞爾大叫,煩躁的把耳罩摘下往旁邊用力扔,想藉此甩掉生前記憶對他的影響。可十秒鐘後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耳罩損壞程度還在可以修復範圍,比重做一個省事多了。

可惜的是曾經花費許多心血的耳罩現在靜靜躺在血肉模糊的魔物屍體上,你說扔開落下的位置哪裡不好,偏要掉在屍體上?泰瑞爾就算沒有潔癖,也受不了把沾到血肉的東西放在耳邊,他看著壞光光的一切,兵器,人偶,人際關係;沮喪的覺得今天真不是他的日子。

 
 
 
 
工程師派系可以說是踩了最嚴重的地雷。

要知道在這個死人的國度,建立起這樣重生契機的聖女之子是所有一切的核心,現在這個核心已經換了新的零部件,卻似乎受到了心理創傷與驚嚇,整個人呆愣愣的,不論手怎麼在眼球面前揮都沒有反應。

就連布勞都笑不出來了,梅倫也不敢幫他們講話,路德拿著鞭子,面對在他面前坐成一排的工程師,做出對他們而言最嚴厲最殘忍的宣判:「實驗室停止供電一個禮拜。」

「不──!」

就像是要把一群吸毒犯關進勒戒所,不知道是誰的哀號響徹星幽界,遠處另一端在宅邸屋頂看風景的史普拉多動了一下耳朵,一臉疑惑的四處張望。

抗議無效,眾人紛紛離開侍僧的地盤,CC跟泰瑞爾同時嘆口氣,隨後又身體緊繃的互瞪一眼,一左一右轉彎大步離開;瑪格麗特無所謂,撥撥頭髮瀟灑地走了,剩下兩名男子站在原地。

林奈烏斯試著跟羅索笑,羅索也回笑,和樂融融。

下一秒羅索就掐著林奈烏斯的脖子,狠狠的掐、用力的掐、一根根手指都陷入肉裡的掐,表情猙獰的連多妮妲失控時都比不上,他壓低聲音怒吼,肝膽欲裂:「你給我去解決那兩個小王八羔子的小情小愛!該分手就讓他們分了!該生米煮成熟飯我這邊有春藥!你要給我負起全部的責任!」

「羅索,你好像說了你有什麼很不得了的東西。」林奈烏斯的頭隨著羅索的手前後左右劇烈晃動著,幸好他們已經死了,不會再死一次。

難得有讓首席感到傷腦筋的事,來自各方的壓力讓林奈烏斯沒辦法再旁觀下去,他找了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準備一些小點心,找了一處陽光普照的美麗陽台,約出兩個已經精神發霉的下屬曬曬太陽,進行心理輔導。

泰瑞爾跟CC有自覺闖禍,也不敢在上司面前造次,只好隱忍著和對方和平共處。林奈烏斯一開始先官腔說明聖女之子對於這個世界與戰士們的重要性,進而希望戰士們就算彼此都有過節,也要先放下過去攜手面對眼前的挑戰。

兩個年輕人聽到老生常談聽到耳朵都長繭,卻還是不得不點頭稱是;林奈烏斯也覺得這種訓話沒有意義,於是停頓下來,直接切入主題:「泰瑞爾,我們開門見山的說,我非常明白你對工程的熱忱與資質,你有自己的傲氣跟堅持也是無可厚非;但是我們是人,不是人偶,不能沒有做人處世的態度,希望你能反省你對女性的平等意識──尤其是外表的評斷。」

泰瑞爾傻了,還在苦思自己做了什麼事會讓人家給他這樣的忠告,林奈烏斯的話題就又換了方向,溫和的看著有些不安的女生:「CC妳也是,不論是身為工程師還是身為一位女性,在我眼裡妳是十分優秀的,希望妳對自己能有自信一點。」

他的話點到為止,CC的頭低了下去,囁嚅的說了聲好。林奈烏斯依著拐杖起身,自己隨手拿了個甜甜圈後,把剩下的點心跟時間留給年輕人。

偌大的陽台只剩下他們兩個,微風吹過帶來遠處森林的味道,泰瑞爾還在不明所以,很快就把人家要他反省的事丟在腦後。他隨性的翹起腿,手繞過CC背後放在椅背上,沒有注意到她的緊張,隨手拿了個甜甜圈吃,順口問:「妳要吃嗎?」

「我不要啦。」

她的聲音小小細細的,卻回絕的很果決,不給泰瑞爾半點面子,還是有些鬧彆扭。他不再堅持,自己吃了第二個甜甜圈,看著天上浮雲與飛鳥,然後得到甜份補給的頭腦開始運轉,將線索一個一個鏈結補上,剎那間一個靈光,金黃色的眼睛眨了幾下,突然明白了這幾天所有的不明白。

「CC,別減肥了吧?」

泰瑞爾突然開口,嚇了CC好大一跳,幾乎快從椅子上彈起來,連眼鏡也歪了:「什、什、什麼!我沒有──」

「那天妳聽到了對吧?我跟羅索的對話。」他瞇著眼睛語氣低啞,朝CC逼近,好像是一種要毀屍滅跡的前奏。CC被他的表情影響入戲了,屁股悄悄往長椅的另一端挪動,臉色發白不斷搖頭否認。

「那個是開玩笑的。」泰瑞爾突然退回去,不再捉弄她,拿第三個甜甜圈吃,「不管妳變成怎麼樣,只要還活在我眼前就好了。雖然我很討厭妳的優秀,也很受不了在日常生活少根筋,更別說連戰鬥都不行——」

「泰瑞爾?」CC沒去計較後面本來就已知的評論,聰明的頭腦沒忽略掉一堆抱怨裡的重點,她的眉頭因憂心而皺在一起,眼鏡後的大眼有些不安,有些想了解眼前的人,急切的問,「你想起什麼了?你的記憶裡有我嗎?」

泰瑞爾愣了愣,意識到說溜了什麼,哼哼兩聲撇開頭否認:「沒有,倒是妳的記憶裡一定有我。」

「胡、胡說,沒有。」

被瞎猜蒙中的CC漲紅臉,也賭氣的口是心非,泰瑞爾的眼角又朝身旁的人望去,拿起籃子裡最後一個甜點:「吃吧。」

他的語氣突然沒了所有的刁難與尖酸,有些緩慢而平淡,CC看到自己的身影映在那雙眸裡,沒有偏見,沒有惡意;只有一絲絲的溫柔在注視著她。很多事情懊悔了一輩子,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居然在死後還有機會,慢慢去彌補那些被倨傲脾氣所劃開的裂痕。

「我真的可以吃嗎?」

「啊啊,吃吧,女生還是有肉ㄧ點比較順眼,像艾茵那種瘦竹竿扁直的像個男孩子,哪裡好看?」

CC笑了出來,首度吃了泰瑞爾遞過來的善意:「真好吃。」

「不過太胖的女生,也是很討厭的。」

工程師一口甜食卡在喉中,要吐也不是,要吞也不是,頭髮亂得像是在顯示自己的狼狽。

他們的對談沒有想像中那麼隱私,一隻蝴蝶翩翩飛過至下層的樓層;斜上方樓層的陽台,記錄儀緩緩飄回了室內;一道黑影掠過,四足小獸躍進了窗裡。

總之,事情暫時圓滿落幕,在實驗室供電讓他們修好武器之前,他們還有好多時間可以稍稍敘舊了。
 
 
 
 
  
=========
 
 
 
  
 
吃飯時間,交誼大廳內不起眼的角落。

史普拉多目瞪口呆的看著姊姊,紫髮少女眉毛倒豎,雙頰鼓得像花栗鼠,卻還是一手雞腿一手麵包繼續往嘴裡塞,而桌上起碼還有一大半的食物等著她消滅。艾茵很少有如此失常的表現,史普拉多悄悄的伸出手想要拿雞腿一起來吃,卻被艾茵大聲喝止:「要吃再去拿,不要跟我搶!」

褐色小手又縮了回去,他的耳朵聽到沉穩的腳步聲,轉頭一看高大的男人端著他的午餐走過來:「怎麼了?」

「啊,古魯瓦爾多。」史普拉多扭了扭肩膀,有些不安的看著突然僵直身體,放慢進食速度的艾茵,「沒事,我們在吃飯,姊姊今天食量特別好......」

腥紅色的眼睛掃射著兩位小獸人,然後古魯瓦爾多一把拿起盤子把剩下的食物全掃到自己的端盤裡:「別鬧了,等下又說肚子痛。」

「古魯瓦爾多!不要搶我的食物!」艾茵的聲音細細的,還帶著一點哽咽聲,就像喝醉發酒瘋的小孩,就連抗議起來都十分沒勁,史普拉多倒抽了一口氣,野獸的第六感讓他開始往後倒退,果不其然,很少遇到別人反抗的獨裁王子回過頭,面無表情的俊臉只有眼睛閃爍著讓人很不安的精光。

然後一陣磅啷響亮的翻桌聲,其他桌的人看過去,艾茵已經被壓在桌子上,古魯瓦爾多一手捏著她的嘴巴一手抓著洋芋泥,全塞進了她的嘴裡;艾茵咬他,他捏她的臉,她的臉被食物抹成一團,桌上的東西全在兩人打架中被掃下去,到最後桌子也翻了。結果是人高馬大的男人獲勝,少女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再也嚥不下任何嘴中的食物。

「記得把東西收乾淨。」古魯瓦爾多優雅的掏出白手帕將自己油膩的手擦好,然後將手帕交給在旁邊觀戰到瑟瑟發抖的史普拉多手上,示意他好好照顧姊姊後,在眾人的目光下離開大廳。

另一邊,泰瑞爾有些雀躍的準備去大廳吃飯,和CC講和後總是覺得心情特好,沒做什麼事也愉快,直到他遇見站在走廊上堵他的黑王子。

來者沒有任何表示,只是很熟練的將手搭在腰上,當泰瑞爾意識到這是古魯瓦爾多最常起手的架勢後差點來不及閃避,狼狽的匆忙滑步到三四步後的距離,被削下的幾根頭髮在空中緩緩飄落至地上。

「你幹嘛!」泰瑞爾被嚇到了,這世界上最可怕的絕不是瘋子,而是頭腦冷靜不會跟你說他想幹嘛的瘋子。

古魯瓦爾多又甩了幾下劍,似乎對於沒有一擊斃命還讓目標閃開有些不悅,他一步步靠近,泰瑞爾一步步倒退:「聽說你嫌棄艾茵身材不好。」

「又是身材問題?」泰瑞爾哀號,又以很醜的姿勢勉強閃開刺過來的幾劍,「我那只是比喻,我又不是故意針對她,我們有話好好說啊──!」

「她現在身材很好,吃太重的話如果她在我肚子上睡覺,我會覺得很重。」

「我對你的喜好沒有興趣!侍僧!快來阻止這個人,沒法律了!」

只剩下加速裝置沒壞的泰瑞爾使命的扯嗓子希望有人來幫他,而在場聽到求救聲的兩人,卻躲在牆角後面,偷偷窺視著。

「妳會在他的肚子上睡覺啊?」CC看著已經哭花臉的艾茵,有些新鮮的問著。

而艾茵還在抽抽噎噎著,整張臉漲得紅通通,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樣,被男生嫌棄又被爆料的連續打擊,可得讓她花好一陣子的時間來釋懷了。

沒辦法,誰叫女生都會在意這些小事呢。



 
 
【END.】
 
 
 
東西壞光光的LV.1泰瑞爾 VS R5招招閃金光的黑王子,泰瑞爾~~~☜(゚∀゚(゚∀゚☜)☜(゚∀゚(゚∀゚☜)☜(゚∀゚(゚∀゚☜)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