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丘人♥王】黑森林猥褻案

因為太俗辣了不敢直接跳獸X人企劃,只好用輕度猥(搞)褻(笑)帶過(´・ω・`)
內心的野望是:想看妖妃輪光影、想看妖妃輪光影、想看妖妃輪光影。因為至今仍然很想看所以要提三次。
 
本篇特別登場:史普拉多
 
輕鬆短打,劇情用字隨意沒有潤飾,請當大小姐的日常生活輕鬆觀賞
 
 
 
 
───────────────
 
 
史普拉多蹲坐在大樹旁,抱著膝蓋前後搖晃,比他更嬌小的人偶跟著坐旁邊,在這廣大陰森的樹林裡,兩人乍看下頗像是糖果屋故事裡迷路的孩子。

無聊的小獸人不斷重複拔草、扔掉、拔草、扔掉的動作,搞得滿手泥濘,周圍的地都禿了一塊,發呆的表情讓他顯得有些茫然。人偶的小手拉住史普拉多薑黃色的衣角,他注意到了,稍稍回神出言安撫:「沒關係啦,古魯瓦爾多一個人可以的,不用擔心。」

一開始他的確很怕古魯瓦爾多那冷冽的氣質與不親人的態度,他老是嫌小孩子礙手礙腳,要他滾到後面待著;但是相處一陣子後,他開始發現這是黑王子過度彆扭的體貼,於是也就漸漸養成有事都古魯瓦爾多負責,他來外出郊遊的小小依賴。但是史普拉多可沒忘記身為戰士的本分,靈敏的獸耳稍稍抖動了一下,周遭的聲音全都盡收耳裡,隨時注意各種風吹草動。

遠處隱隱約約有熟悉的男人聲隨著風一字不漏的傳進那雙獸耳中。

『不、滾開──不要碰那裡!』

『喂!那是我的領巾,還我、不要咬我的手!』

『混──帳──!』

是一陣陣壓抑著、又十分憤怒的怒吼。

聽起來不像遇到危險的樣子。史普拉多將注意力從聽覺收回,看向抬頭望著他的人偶,靈機一動拔了朵小花插在她頭上 :「妳這樣真好看。」

人偶的注意力被轉移,開始跟史普拉多一起編花環,玩到一半史普拉多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要是把人偶給弄髒的話,免不了又是挨侍僧一頓罵。他苦惱的看著滿手泥巴,不知從何開始幫忙清理;正當他全心全意的煩惱時,一旁樹叢發出沙沙聲響,解決完魔物的大人鑽了出來。

古魯瓦爾多的臉色前所未有的陰鬱,混合了暴戾與殺氣等種種可怕氛圍,處於隨時會爆發的零界點上。他的領巾跟披肩隨隨便便掛在肩頭,衣服的圓領隱約透出斑斑紅跡,就連褲子也是鬆鬆的掛在腰間,衣著凌亂。史普拉多縮縮脖子,怯怯地問:「怎麼了?」

「不要問。」低八度的語調充滿威嚴與濃濃的警告,表明了當事人不想多說什麼。

「不是我不幫忙喔......是你每次都不讓我幫忙,而且只是丘丘人......」他吞吞吐吐的替自己辯駁,還以為人家是氣他袖手旁觀。

「閉、嘴。」小獸人在古魯瓦爾多可以殺人的目光下噤聲了,男人拎起人偶的後衣領,蠻橫的宣布,「回家。」

史普拉多瞄了一眼四肢在空中朝反方向拼命擺動的人偶,卻也不敢提醒氣在頭上的古魯瓦爾多今天的探索還沒結束,黑王子也用眼尾偷瞄了幾眼低著腦袋的小獸人,心中有些不安;沒事的,他注意過音量,就算被一群發春的丘丘人吃豆腐整個怒火中燒也一樣,距離又遠的很,史普拉多不會知道的......

「古魯瓦爾多,」可天不從人願,小獸人終究還是好奇心勝過了恐懼,抬起頭誠摯的發問,「你為什麼這次打鬥時發出的聲音不一樣?」

古魯瓦爾多停下腳步,身體僵硬了:「......你聽到了什麼?」

「啊,嗯,那邊不可以,啊啊。」還不懂情事的孩子語氣平板的複誦,還帶著稚音聽起來有些滑稽,可古魯瓦爾多笑不出來。

黑王子的手一鬆,人偶磅的一聲重重落地,男人總是強壯堅毅的背影此刻看起來有些脆弱悲催。

小獸人把石化的男人當成圓心,前前後後轉轉繞繞,然後史普拉多晚了好幾拍的明白了,他單純但不表示笨,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眼前的男人可怕了這件事,難得掌握到黑王子的把柄,怎能不趁機佔點便宜?

他停在他面前,對他露出燦爛的傻笑:「晚餐的肉要讓給我喔?」

男人抹了抹臉,想不到自己也有栽在別人手上的一天,只好伸出拳頭與他的小手輕輕互碰:「......成交。」



END.




※後記
史普拉多今晚得到超厚多汁牛排塊,抱著肉啃的不亦樂乎。
古魯瓦爾多端著沒有肉的蔬菜盤,對於紅衣審判官的詢問,只是悲催的說了本日第二句的「不要問。」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