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2014520賀文

→姬王 / 現代PARO
→2014年版本的520賀文
我就是一個三次元不會過情人節連二次元慶祝都覺得麻煩,但卻硬要讓光影放閃一回的不憫人士
 
 
 
 
深夜時分了,布列依斯在路燈燈光的陪伴下拖著疲憊沉重的身體回家,放下手上一堆雜物探向公事包裡找鑰匙,卻先摸到一堆公事文件而想到公事上的待辦事項感到心煩。

唉。他嘆氣,不不,不是為了公事。他與那可人的小妹長年分隔兩地,逢年過節便愛哥哥送些小禮物或表示問候,這幾年大概一個人更寂寞也更會耍賴了,連些年輕族群發明的莫名其妙小節日都要過。

可你的同居人會記得嗎?

不,我不在意他記得節日。

可你記得很清楚?

不,那只是長年安撫梅莉雅的小脾氣所養成的習慣。

可你包裡還裝著精心包裹的領帶夾?

不,那只是個日常的小禮物,沒有其他意思。
布列依斯自欺欺人的本領一向高得驚人,沒發現一直強調不在意就是很在意的盲點,他總算摸到鑰匙進入室內,澡間有水聲,而他的桌上有張略皺的日曆紙。

古魯瓦爾多從浴間出來,半濕的乾淨身體只穿上褲子,晶瑩的水珠沾在比例完美的上身,脖子上披著毛巾吸著髮梢不斷落下的水。

布列依斯和他視線對上,他聞出古魯瓦爾多身上的香氣是他們半個月前一同去挑選的沐浴精油,為了找到一款兩人都喜愛的香味還爭執了一整個下午;那價錢貴到有些讓人心疼捨不得拆封,沒想到他先用了。

他從香氣中回過神,看起來還算冷靜,其實已經有些腦袋短路。布列依斯揮揮手上那張月曆,哭笑不得:「這是去年的。」

「我知道。」古魯瓦爾多將腦袋微微一低,拉起毛巾一角擦拭臉頰上的水珠。

你害羞了?

不,我有什麼好害羞。

你為什麼一直擦著臉將臉遮住一大半?

我臉上有水。

那剩下露出的一半為何微微泛紅?

剛洗好澡血液循環好不行麼。

古魯瓦爾多打死不肯示弱的自尊一向倔強,粗魯的強制中斷心中頻頻質疑自己破綻百出的聲音,平淡的回答:「今年的日曆,我等你撕給我。」




END.





極盡所能勾引情人的丸子,好騷,想ㄍry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