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列依斯R5紀念文

翻到好久以前布列R5後寫的小短文
R5不管是劇情的虐心度還是編劇的偏心度跟MIYA的偷懶度,都實在讓人太搥心肝了

總覺得布列會哭,但是也肯定不會讓人看到他哭
明明小時後是很軟綿綿的溫柔少年,卻硬逼自己變成嗆辣小紅椒
只好以此紀念他那稍縱即逝卻又堅強的眼淚了
 
 


 
煩躁、莫名的煩躁,這種無法言喻卻又強烈支配住理性的情緒,讓布列依斯大步跨出的腳踩碎了地上的枯枝。他必須做點什麼不一樣的舉動,就像五分鐘前決定要離開他們透透氣一樣,被盔甲包覆住的手毫不留情的揮開面前阻擋去路的樹枝,幼小的枝枒畫過金屬,留下淺淺的刮痕。

你最近變得比較暴躁喔,已經被複數以上的人這樣說著,自從取回最終記憶後。就弗雷特里西都用他那長滿繭的手,推開他的眉頭;太皺了,這是不好的習慣,他說。而他由始至終都沒發現到自己正深鎖著。

人偶沒有對他的改變有什麼疑問,繼續探索全新的區域,連死都不能停止戰士們的步伐。只是他不了解,他布列依斯、貝琳達、古魯瓦爾多,如此不適合的三人,為何非得湊在一起不可。

不,也許不適合的只有他一人。布列依斯停下腳步,望向灰濛濛的天空吐出一口帶著白煙的氣,所見之處皆被冰雪覆蓋,冷卻了那顆焦躁的心。

或許貝琳達和古魯瓦爾多生前是敵人,死後個性也相沖,不過兩人卻有著相同的價值觀,而他沒有。是這個世界有問題還他有問題?二大於一,看著隊友對死亡有著自稱美學的看法,他不由得想問是否自己才是錯的,也不禁問著記憶中的那個人,於是再次刺痛著神經與心,陷入無法掙脫的惡性輪迴。

離開團體稍微散散心也好,他提起精神,卻聽見不遠處那甜美的聲音愉快的像在唱歌。貝琳達望著樹上的鳥兒,敞開雙臂。

好久沒看這麼可愛的小鳥了,唱首歌來聽吧,最好是那種會發出死亡前的掙扎,高分貝的啾啾聲,才是世上最動聽的歌曲呢。

她全心全意的看著樹上的生物,以至於沒有發現站在樹後的布列依斯,所有的話都聽進他的耳裡,好不容易恢復平靜的心又強烈的騷動起來。

破碎的、不堪的、凌亂的記憶又掠過腦海,如果回到過去,他那雙握住梅莉雅的手,會選擇將問題遮掩住,還是溫柔而又堅定的將那雙手握得更緊,不計代價的走過那場人生中的暴風雨?

他的手張了又合,合了又張,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人,但看著眼前的女將軍,那段不願回想的記憶又更加鮮明的反覆在腦海裡播放;而人偶曾經說過,死後就不要再想如果,那是最沒有意義的事。

布列依斯終究合起了手掌,解開別在盔甲上的紅斗篷,罩住了一身白衣的女將軍。

冰封湖畔很冷,而且女孩子還是別穿得太曝露比較好。他壓抑著快要哽咽的聲音,導致聽起來溫暖而輕柔,無視貝琳達落在他身上的視線,布列依斯快步走向另一端,驚動了靠著樹幹閉目的古魯瓦爾多。

黑王子斜眼瞄著他的隊友,看他跟著靠住樹幹,兩人幾乎肩並肩,銀白的頭髮落下遮掩住臉,看不出表情;而在他們之間,靠著自己小腿熟睡的人偶依舊沉睡在夢鄉裡沒有絲毫的動靜。他微微直起身,一手抓住身後的長斗篷大力一揮,瞬間,黑色的布在空中劃出了圓弧;瞬間,他們的身影消失在斗篷後面與世界的視野中。

然後斗篷落下,古魯瓦爾多用斗篷將自己包緊,又闔上了雙眼。

就這一秒,我給你掉一滴淚的瞬間,布列依斯。


【END】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