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誰也不讓誰

 和夏嚇燉了一整天的情人節肉文,(←可點連結)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一般來說自己普遍想的姬王CP個性會有兩種走向

A. S布列 x 少女王子
B. 溫柔姬 x 強勢王子


嗯......如果是C. S布列 x 強勢王子的話,仔細想想根本是個災難

於是來個情人節小短篇吧

認為對方沒有自己不行,自信到極點的光影,以及負責挑撥離間的記者大小姐,以上!
 
  
 
──────────────────────────────
 
 
 
──和他在一起不會有壓力嗎?

少女特有的嗓音輕輕柔柔,音調如同在棉花糖上跳躍,聽起來隔外黏軟,但那問句卻帶著野貓似的勾人,話裡落下了坑坑洞洞,等待他一腳踏入看不見的陷阱。

布列依斯聞風不動,依舊是優雅的將書本翻了一頁繼續閱讀,紅磚壁爐內的火焰燒得頗旺,搖曳的火光在他臉上落下動態的陰影,他細長的鳳眼瞇了瞇,紫紅色的眼珠轉向了旁邊的人。

人偶趴在身旁沙發剩餘的空位,手撐著雙頰,一頭長髮與落下的髮帶隨著動作輕輕晃動,小小短短的白磁小腿隨著球型關節做出精密的擺幅,稚氣的臉蛋有著不相符的表情,似笑非笑,似乎料定了他眼神終將會投射過來而氣定神閒的等著。

布列依斯看得出這不是他平時所認知,總是帶著一臉傻氣的人偶,但也沒多加提防,任由這來路不明的人偶在旁邊咄咄逼問,書本被默默的再翻了一頁。

為什麼要有壓力?他反問,並不急著取得主導權。

人偶歪著頭,手指捲了捲鬢邊的髮,將問題再說得更明白一些──他是古魯瓦爾多‧隆茲布魯,這個國家的名字已鑲進他的名裡、膚裡、骨裡,他天生就是個站在頂端,叱咋風雲的王。不管他多麼不願意,命運會讓他重新背負起暫時脫逃的擔;不管他多麼不願意,人民必定會將他推擁上王位,臣服於他的腳尖前頭,到時候你區區一個布列依斯,和王座的距離就如同天與地那般的遙遠,觸都觸不著。

嗯,可他終究也只有一雙眼一個鼻與一隻嘴,沒長什麼三頭六臂,更看不出與其他人有什麼區別;更何況妳說的那個王現在可不在王位上,而是在我床上。布列依斯敷衍著點點頭,順便譏諷她口中的那個人與現實中的那個人差得可遠,依舊沒有接受人偶的壓力一說。

哦了一聲,人偶話鋒一轉,不信他的滴水不露;那麼威廉‧庫魯托又如何?你總以為古魯瓦爾多沒有你的照顧不行,在星幽界過得太快活的你是否忘了服侍他的人有上百上千,其實他並不需要依賴你,你只是一個過渡品,如同小女孩手上隨時可丟可替可代的洋娃娃──這樣想想看又如何呢?

布列依斯嘆口氣,合上書本凝視著身旁的人偶,手指不重不輕的彈在那露出的額上。

妳在開什麼玩笑呢,審判官說,沉穩的語氣有著絕對的自信。

「他沒了我,別說記憶找不回,連覺都會睡不穩的。」

 
 
 
 
 


 
 
 
 
 
他窩在床上,身陷柔軟的床舖中,鬆軟的棉被悶著三十七度的體溫,在一片黑暗中隔外讓人感到舒適。沒有上油的門發出被拉開的聲響,他沒有動作亦沒有出聲,就像真的已經睡著般,靜靜聽著腳步聲歡悅的走到床前,掀開被褥鑽了進來。

布列依斯會生氣喔,古魯瓦爾多懶洋洋的警告著,除此之外對於人偶窩在那人的位置上沒有任何反應,棉被裡蘊藏的體溫暖了人偶,她如同小女孩般縮了縮身子,選了個舒適的姿勢躺平。

吶,你會怕布列依斯不喜歡你嗎?

會不會怕?

會不會怕他不喜歡你?

人偶一聲又一聲的詢問著實令人煩躁,古魯瓦爾多半睜開那雙血紅色的雙眼打量著,人偶玻璃球面般的眼珠在夜裡看起來格外閃亮有神。

我為什麼要怕?他回答了和布列依斯差不多的答案。

人偶噢了一聲,對於得來不易的反應感到開心,滔滔不絕的細數著未來所有的可能性──畢竟,布列依斯最喜歡的人是梅莉雅啊?他連被製成人偶的虛假妹妹都肯要了,你不可能不知道他對於平凡的日子有多渴求。和你在一起他多累,處處讓著你,寵著你,還得忍受你那背負王族身分,完全不平凡的命運;萬一哪天梅莉雅歸來,嚷著要一位嫂嫂,他豈不就馬上和你分了,娶個你完全不認識的女人過著他嚮往一世的平凡日子?

古魯瓦爾多實在睏得很,對於後面的絮絮叨叨完全聽不進去,許久後才發現室內已一陣沉默,他搔了搔卸下髮膠的頭髮,細細軟軟的,頗讓人不習慣。戳戳人偶的腦袋,他懶洋洋的語氣有著絕對的自信──我這麼有魅力,他不會不喜歡我的。

他的回答足以證明除了第一句話後其他挑撥完全都沒有入耳,人偶的眼睛瞪得更圓更大,看起來有些可笑,她繼續開口,問著一些不知死活的問題:跟他做不會很無聊嗎?那個把一生都奉獻給家人的審判官,哪有機會去拈花惹草,訓練調情情趣?翻來覆去也就只有你一個人,他懂不懂得用更好的技巧來取悅你的身與心?

她這次用了更長久的時間在等待回應,久到她以為身邊的這個男人已進入夢鄉棄她不顧,直到古魯瓦爾多嗯了一聲,而且是長達三四秒,思索似的呻吟。

「無聊。」古魯瓦爾多這次大方的承認,人偶的表情才剛露出見獵心喜的笑容,卻馬上又被粉碎得徹徹底底。

「可是人偶啊,男人就是晚上在床上越無聊,代表白天越專情的生物呢。」他此時才真正露出笑容,在一片黑暗中更顯得惡意,血紅色的眼球盯著玻璃珠眼,立場顛倒了過來,他才是在主導發話權的那個人,而眼前的人偶已落入他的坑內。

「搞清楚重點,從來就只有我在玩他,我們之間是沒有無聊的。」






 
 
  【END.】
 
 

留言

秘密留言